<th id="vphax"></th>

    1. <button id="vphax"><acronym id="vphax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tbody id="vphax"></tbody>

  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年度精选

      2017年度中篇小说卷——隐姓埋名(二)

      来源:群众出版社 作者:叶舟

       尖锐的主角(下)

      天破了

      经理早回来了,葛优瘫,正在手机上玩游戏。

      李某红一脸惭愧,知道十九时的大卡车已发走了,店里空无一物。经理指了指墙面,李某红一瞧,原来新挂了一块奖牌,成绩突出,先进网点,难怪他的心情不错。李某红坐在电脑前,加紧将积攒的票据输入进去,又问经理要了权限,上报上去。这一刻,海量的客户信息呈现在眼前,仿佛一个虚拟的共和国人口那么庞大。如果李某红点击下载,再拷贝出来,也不过是举手之劳。但是没一丝犹豫,李某红点击退出,将权限还了回去。

      这时,窗外传来了沉闷的滚雷声,风像一支黑色的敢死队,压服着豪布斯卡小区里的花草树木,击打着窗户,嘎吱不停。经理不走,李某红也不便告辞,但事实上他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。柜子开着,范冰冰,不,业主的那一件包裹没了下落,这让李某红坐卧不宁。经理恰在兴头上。李某红去了一趟卫生间,净了净脸,平静下来。等他出来时,经理打完了一局,准备走人了。

      “经理,我想说件事儿。”

      这句话,又成了游戏的借口,经理拿出手机,边玩边候着。李某红见他如此散漫,到嘴的话便在舌头上打滑,怔忡不已。经理抬眼,用目光催促,越这样,李某红的脸越憋得绯红,几乎成了哭的模样。李某红拿起茶几上的半瓶可乐,抿了一口,口腔里登时充满了烟灰的味道。哦,他反应过来了,看见一只U盘沉在瓶底,死了一般。

      “我对不住你,也辜负了你的信任。真的,太抱歉了。”

      经理含蓄地看着,示意他坐下。

      “是这样,当初来这儿应聘时,因为着急,我就用了别人的身份证。”李某红埋下头,搓着指头,先羞红了脸。又说,“我不是故意的,不想隐瞒。本来想去老家补办一下证件的,但一直在忙,我也就将错就错了,没告诉你。”

      “是吗?”

      “嗯,我现在说对不起,可能太晚了。”

      孰料,经理起身过来,认真地说:“我早知道了。哦,你不叫这个名字,你叫别的,但这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我当初招了你,我没走眼,你一直很勤奋,也很优秀。”

      一个霹雳下来,闪电像天空按下的一次快门,将豪布斯卡瞬时照亮了。霹雳是暴雨的前奏,豆子般的雨滴斜了过来,将窗玻璃当作了一只只破鼓,擂得山响。闻听此话,李某红的眼泪也下来了,婆娑地看着对方。这回,经理真的要走了,打开伞,罩在自己头顶。李某红失望极了,憋了这么久的话,埋了这么长时间的歉疚和不安,现在终于吐口了,但经理居然轻描淡写的,完全没放在心上。怎么能这样,不能这样的,李某红腾地站了起来,追上去说:

      “其实,假也假不到哪儿去。我用的身份证,是我弟弟留下的。”

      “这不就结了,用弟弟的,说明你没撒谎呀。”

      李某红频频被堵回来,心说,怎么在别人眼里天大的事儿,在你眼中就针头线脑那么小。经理弯下腰,挽起了裤管,又指了指卷帘门,意思很明白,催他回家。李某红不甘心,拿出一个本子,解释说:“我弟弟才叫李某红,我跟妈妈姓,所以我还是冒用了别人的。喏,我有驾照,这个是真的,你检查一下。”

      “双胞胎吧?”

      “对,不过……”

      经理深邃一笑:“你是姐姐。你俩是龙凤胎。”

      “你知道了?”

      “嗯,你掩护得很好,我也是前些日子才发觉的。公司不招女将,这是规矩,也是硬条件,否则就处分我。我怕伤害你,所以没提这个茬儿。”经理出了门,雨水模糊了他的脸,又送来一句话:“你尽量伪装下去吧,我用惯了你这一根拐杖,除非有人向上级投诉。”

      伪装!也许就是这个词,严重打击了李某红的信心。她心情焦枯,一片沙漠化,忽然感觉到很孤单。下雨的夜里,孤单越发鲜明,像一根针那么尖锐。伪装什么?李某红自辩说,当初在省城里四处求职,每个单位都有性别歧视,几乎不招女工。再加上条件所限,一无文凭,二无本市的户口和固定的住所,心里又牵挂着弟弟,所以才冒名顶替,来豪布斯卡投了简历,也经过了面试。伪装是有企图的,但李某红自问没有:一直干干净净,将分内的活儿打理得条分缕析,没一件差错。李某红有些失神,拿起剩下的可乐,一饮而尽。这回并没有品咂出烟灰的味道,相反却很解渴。也许生活就是这样,你挑剔不得,只让你乖乖下咽,从此就范。失笑的是舌头上有一枚异物,吐出来一瞧,却是一只U盘。可乐U盘,她笑了笑:扔在了桌上。

      花了半小时,李某红写出一份辞职书,发到了经理的邮箱里。而后,她脱下工装,叠得整整齐齐,将帽子扣在上面。对了,还有钥匙,也得留下。出了这个门,钥匙就作废了。李某红终于回到了自己,换上宽松的衬衣,牛仔裤,还偷偷抹了一下口红。这一瞬,李某红对镜子中的自己略感满意,短发,瘦削,和就职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    突然,她愣住了,钉在地上。

      因为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人,站在她身后。范冰冰,不,业主的男友似笑非笑,仿佛一根水泥柱子,拦住了她的退路。她恐惧起来,没办法不恐惧。这么大的雨,门前连一个路人都不见,店里也是死寂一片。她思忖,他一定是来问那件包裹的。他用了暴力,逼迫姐说出了实情,包裹还在店里,根本就没投寄出去。这么想时,她转身迎了上去,表情热烈,嗨的一声,似乎熟识已久了。业主的男友也报之一笑,嗨了一下。她张皇地看了看门外,诧异地问,怎么就你一个,姐呢?对方却忽略了这个问题,盯视说:

      “原来你真是个女的。”

      “哎哟,我本来就是女的嘛,你不知道呀?你难道怀疑我是二尾子?”

      她的热烈和无厘头,显得没心没肺,毫无城府。对方沉吟说:“你姐从没告诉我你是女的。你跟她交往这么久,家里的门槛都快被你踏烂了,她也不知道。”这家伙身上干干净净,没一滴雨的痕迹。她相信,他一直就躲在外面,等经理走远了,他才找见了机会。他又说:“我要是告诉你姐,你是女儿身,她一定会伤心的,这事关信任。对吧?”

      “别扯了,我姐知道我,她早上还送我衣服,全是名牌。”

      “那是你姐在试探你。”

      她笃定地说:“别栽赃了,我姐信任我,其实是你在试探。你没见过我,你当然怀疑喽。”从小,她就爱跟弟弟斗嘴,她知道制胜的诀窍之一就是抢占制高点,先把话说透、说破,让对方毫无转圜的余地。于是她又说:“你以为女人见了新衣服就不要命了,可惜我不是,我喜欢这样子。哦,上班没办法,工装耐脏嘛。”

      “你姐一直喊你小弟,没喊过你的名字。”

      “小弟,我的小名呀。”

      “干吗这么叫?”

      “哎哟,我妈从小就把我当男生带。我妈还说,名字贱,鬼都不抓的。”

      一切都滴水不漏,让对方抓不住什么破绽。但是,她知道另有一件事必须立刻办,抢在对方发问前,迅速将缺口补上。她大方地坐下来,捉住了鼠标,点开业务一栏。他也不是省油的灯,过来俯下身子,手撑在桌面上,将她环在了胸前。他盯着屏幕瞧,密密麻麻的发货单,寄件人地址、单位名称、联系电话、身份证号码,以及收件人所在的省市区、街道名称和门牌号码,包括托寄物品的详细资料、保单、卡号、个性化或标准化包装等的条款。她声称,范冰冰,不,姐今天托付的包裹已经投寄出去了,中午就去了分拣中心,恐怕已经上了飞机吧。她划拉着鼠标,将页面一页页地掠过,似乎在寻找那一条发货信息,像个老手似的,快得连眼睛也跟不上。

      他环住了她。她浑身僵硬,用余光瞥见他的胳臂,如同刚从地里刨出来的树桩,缠绕其上的一股股肌肉,果真像乡下人用的一盘粗麻绳。她滚动着鼠标,嘴里嘀咕来,嘀咕去,不知在念叨什么。她闻见了他身上浓重的汗腥气,不是荷尔蒙,却是非洲草原上鬣狗的味道(视频上看来的)。意外的是,他很快失去了耐心,离开了。他的手抬起时,扔下了一沓红钞票,显得漫不经心极了。她跟着站了起来,恳切地说:

      “我给你打一份单据?”

      “不必了!改天你给你姐吧,是她的货,我不插手她的生意。”他努了努嘴,惬意地说,“她让我给你的,一点儿心意。哦,我得走了。这个破天气,明天的航班也危险了。”

      她点头同意:“就是,天都破了。”

      “的确,天破了。”他附和道。

      但是,坏运气总是马不停蹄,一切都事与愿违。他离开后,她才哆嗦起来,脊椎骨里灌满了铅水,不能自持。半天后,她才收回了三魂,拿回了七魄,慢慢踮起脚,去拽拉卷帘门。这时,一束刺目的灯光从豪布斯卡的车道上驶来,喇叭狂叫。她眯眼望去,哎呀,天杀的,王川竟然跳下了电动车,从货仓里拎出那一只熟悉的手提袋,湿漉漉地跳进了店里。

      王川摘下雨帽,突然笑了,笑声踉跄不已,几乎像断气的感觉。王川围着她兜了几个圈子,先给自己赏了一个耳刮子,又愣怔地说:

      “李某红,你妈的!”

      她哑然。她明白自己走投无路了。

      “你妈的,李某红你原来是个母的呀!老子还跟你一块儿撒尿,一起抽烟来着。”

      震惊像一块十万吨的巨石,压住了王川,让他无法回神。他盯看着她微微凸起的胸脯,嘴上的那一抹口红,活见了鬼似的。骂完了,王川又开始笑,但这回的笑不像断气,更接近于抽泣。王川瘫在椅子上,灰败地说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你是个母的,你是花木兰呀。你居然混在我们一群公狗当中,混了这么长的时间。”她没开口。她明白王川属于慢撒气,等气泄完了,怨怼和愤怒也就停车了。原来,经理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了王川:勒令后者掉头回豪布斯卡,说李某红一个人还在店里,让他帮着把卷帘门关好。王川言已至此,又说:“哦,我明白了,他们都知道你是母的,只有我眼瞎了。”

      “川哥,嘴上要讲卫生的。”她提醒道。

      “对,女的!”

      她笑了笑。

      “女的,不是母的。我不干净,我道歉给你。”王川带着震惊的余绪,用一支烟安慰自己。王川又盯视着她,目光如同一个小裁缝似的,从下至上,仔细量完了她的轮廓,停留在了她微微凸起的胸脯,以及那一抹口红上。她缩紧了身子,有点骇然,开始琢磨着逃跑的路线。王川哀求说:“对!你应该是小姐、美女、女士,将来还是夫人、太太和媳妇。我现在改口吧。”她看见王川的头发慢慢干了,衣服也干了,笼罩着一团和解的气息,这里面肯定有热情的因素。后来,王川拍案而起,晴朗地说:“反正,好男不和女斗,我何苦难为你来着,我今天说过的话都算放屁。”王川抓起了桌上的U盘,揣进兜里,又把手提袋递了过来。

      她伸出手:“川哥,你是真男人。”

      “那还用说呀,你见过我站着撒尿的。”

      “讨厌。”

      “且慢,手提袋忽地又缩了回去,王川阴晴不定。一番鬼脸做过,又说:“我这人难缠,你别想就这么糊弄我。我不难为你,但有一个前提条件。”

      她等待着。

      “其实也没什么,你别紧张呀。”王川古怪一笑,嘀咕说:“我这人有个毛病,就是特崇拜范冰冰。妈的,她那个美呀,让人肾虚。反正真范冰冰见不了,你带我去见一下那个业主,让我瞅她几眼行不?”

      她顿时有一种释然,答应了川哥。

      岂料,这一刻,致命的事情终于爆发了。她上前贴了贴王川,权当一次拥抱,一份感激,但后者一紧张,手提袋啪地掉在了地上。范冰冰,不,业主姐姐托寄的包裹居然破了,白色晶体状的东西撒了出来,堆在脚下。王川忙辩解,声称不是自己搞破的,也绝不是故意掉下来的。她蹲在地上,诧异地盯着那一堆白色晶体,哑然了许久。当然不是王川搞的,包装精美的外壳和投寄单上,留下了一道道猫爪的痕迹,除了普拉达,没别的嫌疑者。她瞬时失色,恐惧地抓住了王川,哀求说:

      “川哥,你能帮我吗?”

      王川慨然答应。

      “这是毒品。我知道的,一定错不了。”她迷惘地看着王川,艰辛地说:“我弟弟就是被这个害的,我认得毒品,错不了的。”

      此时,窗口上闪出了一张脸,目睹了这一幕。

      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
      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

      1396彩票app
      <th id="vphax"></th>

      1. <button id="vphax"><acronym id="vphax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<tbody id="vphax"></tbody>
        滕州 | 七台河 | 滕州 | 柳州 | 林芝 | 黔西南 | 黄山 | 上饶 | 阿拉善盟 | 阜阳 | 来宾 | 南阳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岳阳 | 汉川 | 河源 | 黄山 | 吕梁 | 保定 | 聊城 | 海门 | 驻马店 | 清远 | 包头 | 广安 | 和县 | 和田 | 天门 | 海拉尔 | 莒县 | 白沙 | 保山 | 海西 | 桐乡 | 达州 | 青州 | 泰州 | 金坛 | 宜昌 | 杞县 | 邯郸 | 滨州 | 抚州 | 贺州 | 鹤岗 | 娄底 | 宁波 | 鄢陵 | 宁德 | 营口 | 济源 | 如皋 | 兴安盟 | 乐平 | 安阳 | 吴忠 | 宿迁 | 鄂尔多斯 | 凉山 | 肥城 | 扬州 | 海西 | 漳州 | 甘南 | 潍坊 | 烟台 | 鸡西 | 兴安盟 | 马鞍山 | 明港 | 义乌 | 博尔塔拉 | 巴音郭楞 | 丽江 | 馆陶 | 湖州 | 嘉善 | 三沙 | 德宏 | 台州 | 仁寿 | 新乡 | 毕节 | 滕州 | 万宁 | 汉川 | 酒泉 | 荣成 | 厦门 | 福建福州 | 吉林 | 果洛 | 榆林 | 陇南 | 偃师 | 荆门 | 大同 | 山西太原 | 青州 | 济南 | 六安 | 咸宁 | 宜昌 | 辽源 | 辽宁沈阳 | 广汉 | 库尔勒 | 梧州 | 茂名 | 铁岭 | 四川成都 | 佛山 | 伊春 | 丹东 | 包头 | 阿勒泰 | 巢湖 | 德州 | 澄迈 | 瑞安 | 明港 | 项城 | 阿克苏 | 喀什 | 十堰 | 龙岩 | 洛阳 | 柳州 | 昌都 | 曲靖 | 濮阳 | 河南郑州 | 海东 | 伊春 | 惠州 | 长治 | 宜都 | 天门 | 金坛 | 邳州 | 文昌 | 延安 | 佛山 | 毕节 | 辽阳 | 汉川 | 萍乡 | 茂名 | 许昌 | 绥化 | 清远 | 德州 | 惠东 | 项城 | 神木 | 昭通 | 泰兴 | 中山 | 醴陵 | 岳阳 | 诸城 | 燕郊 | 吕梁 | 东台 | 台山 | 河池 | 六盘水 | 宜春 | 威海 | 甘孜 | 大庆 | 中卫 | 揭阳 | 泰州 | 鄂州 | 达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大庆 | 南通 | 项城 | 林芝 | 楚雄 | 屯昌 | 龙口 | 汉中 | 贵港 | 寿光 | 常州 | 大庆 | 图木舒克 | 改则 | 文昌 | 济南 | 大同 | 南平 | 吉林 | 绍兴 | 威海 | 厦门 | 巴彦淖尔市 | 洛阳 | 甘肃兰州 | 宜昌 | 邹城 | 毕节 | 龙口 | 乐平 | 莱州 | 博尔塔拉 | 阜阳 | 铁岭 | 平潭 | 辽宁沈阳 | 濮阳 | 无锡 | 白城 | 咸阳 | 呼伦贝尔 | 包头 | 平潭 | 益阳 | 巢湖 | 清远 | 沧州 | 宝应县 | 四平 | 单县 | 扬中 | 湖北武汉 | 临猗 | 双鸭山 | 海东 | 台山 | 屯昌 | 白沙 | 芜湖 | 咸宁 | 辽阳 | 上饶 | 晋城 | 单县 | 广安 | 云南昆明 | 益阳 | 昌都 | 温州 | 桓台 | 武夷山 | 东阳 | 三门峡 | 承德 | 湖北武汉 | 本溪 | 通化 | 中山 | 吉安 | 威海 | 安吉 | 陇南 | 甘肃兰州 | 湘西 | 汕头 | 鸡西 | 新乡 | 宁德 | 基隆 | 洛阳 | 伊春 | 黄冈 | 沭阳 | 渭南 | 乐山 | 乌兰察布 | 赣州 | 高密 | 乌海 | 甘肃兰州 | 平顶山 | 忻州 | 博尔塔拉 | 黄石 | 池州 | 宜昌 | 大同 | 阳泉 | 运城 | 台州 | 库尔勒 | 甘孜 | 衢州 | 招远 | 葫芦岛 | 莱州 | 衡水 | 黄南 | 韶关 | 乌海 | 巢湖 | 淮南 | 内江 | 中卫 | 雅安 | 孝感 | 定州 | 阿里 | 吕梁 | 广汉 | 博尔塔拉 | 兴安盟 | 广饶 | 襄阳 | 邯郸 | 许昌 | 石嘴山 | 寿光 | 克拉玛依 | 安庆 | 黄石 | 乌兰察布 | 莱芜 | 宜春 | 寿光 | 石河子 | 中卫 | 阿克苏 | 邵阳 | 寿光 | 泉州 | 运城 | 莱州 | 澳门澳门 | 澳门澳门 | 明港 | 和田 | 晋中 | 肥城 | 山西太原 | 株洲 | 曲靖 | 河池 | 吴忠 | 陵水 | 珠海 | 阿克苏 | 克拉玛依 | 黄南 | 邳州 | 兴安盟 | 果洛 | 沛县 | 衡水 | 醴陵 | 伊犁 | 陕西西安 | 江西南昌 | 大庆 | 宁国 | 安吉 | 阿拉善盟 | 燕郊 | 灵宝 | 呼伦贝尔 | 宣城 | 安康 | 白城 | 衢州 | 泰兴 | 安阳 | 简阳 | 广元 | 阿拉尔 | 江西南昌 | 济宁 | 大连 | 兴安盟 | 大庆 | 菏泽 | 莱芜 | 白银 | 东方 | 儋州 | 保定 | 新余 | 景德镇 | 南通 | 开封 | 眉山 | 石河子 | 定西 | 莆田 | 乐清 | 大连 | 威海 | 克拉玛依 | 淮安 | 益阳 | 邵阳 | 鞍山 | 安岳 | 大丰 | 丹东 | 宿迁 | 吉林 | 溧阳 | 怒江 | 改则 | 垦利 | 吉林 | 江西南昌 | 宁波 | 嘉善 | 禹州 | 广饶 | 黔东南 | 溧阳 | 毕节 | 德宏 | 潮州 | 象山 | 黑河 | 项城 | 阜新 | 洛阳 | 汉中 | 鄢陵 | 普洱 | 福建福州 | 如皋 | 新余 | 安庆 | 周口 | 营口 | 龙口 | 眉山 | 百色 | 攀枝花 | 白银 | 陕西西安 | 梅州 | 宝鸡 | 湘西 | 抚州 | 宁国 | 来宾 | 喀什 | 万宁 | 连云港 | 偃师 | 广元 | 文山 | 山西太原 | 台北 | 遵义 | 丹东 | 淄博 | 梧州 | 亳州 | 宜春 | 保定 | 襄阳 | 海西 | 商丘 | 德宏 | 朔州 | 厦门 | 阳春 | 曲靖 | 石狮 | 馆陶 | 四川成都 | 莆田 | 湘西 | 鹰潭 | 昆山 | 四平 | 眉山 | 镇江 | 宝应县 | 延安 | 昆山 | 巴音郭楞 | 保定 | 吴忠 | 白沙 | 昌吉 | 兴化 | 鄢陵 | 朝阳 | 阜新 | 兴安盟 | 台中 | 盘锦 | 忻州 | 双鸭山 | 和田 | 涿州 | 临汾 | 莱州 | 张家口 | 新泰 | 遂宁 | 东方 | 自贡 | 博罗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宣城 | 南充 | 蓬莱 | 镇江 | 临夏 | 德州 | 扬中 | 武安 | 厦门 | 寿光 | 天水 | 包头 | 邹平 | 黔西南 | 双鸭山 | 乐山 | 醴陵 | 随州 | 邹平 | 玉环 | 永州 | 山南 | 雄安新区 | 儋州 | 莱芜 | 三沙 | 雄安新区 | 澄迈 | 白山 | 铜川 | 昌吉 | 洛阳 | 汉川 | 沛县 | 青州 | 桐城 | 建湖 | 改则 | 天水 | 鹤壁 | 开封 | 黄冈 | 瓦房店 | 吴忠 | 沧州 | 锦州 | 宝鸡 | 湖北武汉 | 湛江 | 红河 | 景德镇 | 吐鲁番 | 博尔塔拉 | 定州 | 济南 | 芜湖 | 聊城 | 铁岭 | 江西南昌 | 宿迁 | 湖南长沙 | 桂林 | 榆林 | 保定 | 防城港 | 改则 | 莒县 | 嘉峪关 | 滁州 | 锦州 | 承德 | 库尔勒 | 张掖 | 石狮 | 宝应县 | 基隆 | 曹县 | 十堰 | 伊犁 | 台湾台湾 | 乐山 | 陕西西安 | 金昌 | 许昌 | 北海 | 丽水 | 平凉 | 吉林 | 和田 | 遵义 | 毕节 | 巴彦淖尔市 | 昭通 | 泰兴 | 阿拉善盟 | 天长 | 济宁 | 新乡 | 任丘 | 阿里 | 海南 | 威海 | 和田 | 邵阳 | 泉州 | 浙江杭州 | 池州 | 邵阳 | 龙岩 | 青州 | 赣州 | 项城 | 阿勒泰 | 承德 | 滁州 | 湖南长沙 | 绥化 | 宣城 | 海南 | 博尔塔拉 | 葫芦岛 | 玉环 | 临汾 | 大兴安岭 | 清远 | 黔西南 | 商洛 | 保亭 | 宣城 | 荆州 | 朔州 | 漯河 | 巴彦淖尔市 | 库尔勒 | 抚州 | 徐州 | 朔州 | 枣庄 | 东台 | 益阳 | 吴忠 | 宜都 | 宁波 | 铜仁 | 延安 | 葫芦岛 | 南充 | 湖北武汉 | 宝应县 | 东阳 | 安庆 | 屯昌 | 山南 | 雄安新区 | 徐州 | 中卫 | 乌兰察布 | 深圳 | 瓦房店 | 克拉玛依 | 禹州 | 十堰 | 河南郑州 | 咸阳 | 衢州 | 包头 | 衡水 | 福建福州 | 泸州 | 广元 | 岳阳 | 余姚 | 广西南宁 | 常德 | 醴陵 | 澄迈 | 海安 | 湛江 | 吉林 | 丹东 | 山南 | 柳州 | 库尔勒 | 运城 | 中卫 | 安吉 | 荣成 | 佛山 | 吕梁 | 新乡 | 衡阳 | 莱州 | 毕节 | 铜川 | 那曲 | 高密 | 宝鸡 | 鄂州 | 那曲 | 云南昆明 | 阿拉尔 | 桐城 | 龙岩 | 台北 | 济源 | 岳阳 | 甘南 | 天长 | 怀化 | 丽江 | 平潭 | 泰兴 | 琼中 | 邹平 | 那曲 | 株洲 | 克拉玛依 | 甘肃兰州 | 佛山 | 苍南 | 林芝 | 库尔勒 | 台南 | 鞍山 | 台中 | 雅安 | 泉州 | 海南海口 | 柳州 | 吴忠 | 台湾台湾 | 海东 | 遵义 | 龙岩 | 商洛 | 宁国 | 赤峰 | 定安 | 河北石家庄 | 淮南 | 普洱 | 甘南 | 咸宁 | 雄安新区 | 衡水 | 渭南 | 保定 | 徐州 | 安徽合肥 | 乌兰察布 | 洛阳 | 文昌 | 绍兴 | 陵水 | 晋中 | 仁寿 | 沭阳 | 永州 | 资阳 | 山南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偃师 | 新泰 | 莒县 | 泗阳 | 建湖 | 晋城 | 廊坊 | 河南郑州 | 铜仁 | 盘锦 | 黔西南 | 宜都 | 包头 | 武安 | 伊犁 | 湘西 | 淮北 | 孝感 | 河北石家庄 | 梅州 | 临沂 | 沧州 | 东莞 | 凉山 | 巴音郭楞 | 湛江 | 广元 | 黄山 | 济南 | 灌南 | 杞县 | 三河 | 乌海 | 高密 | 汕头 | 安岳 | 大丰 | 临猗 | 临汾 | 张掖 | 昌都 | 淮北 | 新沂 | 溧阳 | 昌吉 | 甘肃兰州 | 昭通 | 乳山 | 仁怀 | 鞍山 | 仙桃 | 杞县 | 深圳 | 张掖 | 衡阳 | 邹平 | 荆门 | 沭阳 | 唐山 | 台南 | 陇南 | 神木 | 邵阳 | 黄山 | 云浮 | 临海 | 陵水 | 邹城 | 上饶 | 杞县 | 包头 | 葫芦岛 | 广安 | 内江 | 项城 | 蓬莱 | 信阳 | 咸阳 | 晋中 | 安吉 | 保亭 | 燕郊 | 海拉尔 | 白山 | 石嘴山 | 海西 | 乌兰察布 | 青海西宁 | 德清 | 邹平 | 莱芜 | 海北 | 海拉尔 | 宜昌 | 徐州 | 诸暨 | 保亭 | 海西 | 三沙 | 鹤岗 | 荆州 | 齐齐哈尔 | 琼海 | 庄河 | 日土 | 枣阳 | 开封 | 烟台 | 来宾 | 禹州 | 诸暨 | 张家口 | 阿里 | 荆州 | 双鸭山 | 连云港 | 广汉 | 鄂尔多斯 | 克孜勒苏 | 肥城 | 项城 | 永州 | 台湾台湾 | 江西南昌 | 九江 | 赵县 | 厦门 | 红河 | 阿拉尔 | 楚雄 | 梅州 | 武夷山 | 如东 | 柳州 | 绵阳 | 五家渠 | 诸暨 | 项城 | 章丘 | 神农架 | 招远 | 防城港 | 六盘水 | 邳州 | 自贡 | 雅安 | 赣州 | 滨州 | 海门 | 赣州 | 阳春 | 莒县 | 宜宾 | 德阳 | 神农架 | 甘南 | 玉林 | 无锡 | 鄂尔多斯 | 青州 | 赣州 | 赵县 | 宝鸡 | 东台 | 杞县 | 广州 | 菏泽 | 中山 | 桐城 | 莒县 | 云浮 | 包头 | 平凉 | 宣城 | 阿坝 | 邹平 | 钦州 | 鞍山 | 定西 | 随州 | 广西南宁 | 神农架 | 高密 | 台山 | 牡丹江 | 岳阳 | 厦门 | 项城 | 焦作 | 吉林长春 | 大庆 | 酒泉 | 黔西南 | 海西 | 宿州 | 仁怀 | 齐齐哈尔 | 嘉峪关 | 辽源 | 石嘴山 | 安康 | 揭阳 | 海拉尔 | 宝鸡 | 瑞安 | 镇江 | 衢州 | 吕梁 | 湖南长沙 | 大丰 | 信阳 | 新泰 | 海西 | 辽源 | 东莞 | 萍乡 | 兴安盟 | 靖江 | 株洲 | 宜昌 | 张掖 | 湛江 | 莱州 | 安阳 | 红河 | 北海 | 广饶 | 云浮 | 海南 | 襄阳 | 梅州 | 中山 | 兴安盟 | 永新 | 自贡 | 吉林长春 | 甘肃兰州 | 海拉尔 | 桂林 | 改则 | 淮北 | 贵港 | 台湾台湾 | 鹤岗 | 象山 | 锦州 | 晋江 | 临汾 | 杞县 | 伊犁 | 哈密 | 乌海 | 九江 | 阜阳 | 阜新 | 百色 | 厦门 | 白沙 | 贺州 | 咸宁 | 岳阳 | 肇庆 | 台湾台湾 | 泰兴 | 池州 | 韶关 | 荆州 | 包头 | 焦作 | 甘肃兰州 | 亳州 | 鄢陵 | 营口 | 牡丹江 | 台北 | 安康 | 淮安 | 新乡 | 安庆 | 柳州 | 鹰潭 | 乐山 | 达州 | 赣州 | 达州 | 吉安 | 十堰 | 高密 | 宝应县 | 玉树 | 莆田 | 扬中 | 涿州 | 贵港 | 固原 | 黄冈 | 鹤壁 | 招远 | 三沙 | 新余 | 伊春 | 抚州 | 通辽 | 陕西西安 | 秦皇岛 | 黄南 | 北海 | 海南 | 海丰 | 黔东南 | 琼海 | 黄山 | 台湾台湾 | 黑龙江哈尔滨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