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vphax"></th>

    1. <button id="vphax"><acronym id="vphax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tbody id="vphax"></tbody>

  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  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

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短篇小说

      隧道口

      来源:网投 作者:刘少一

      暖冬有它的好处。它能把季节小小地颠覆一下。

      春节刚过,江南春天的气息就已经逼人了。山上的杂树吐出新芽,各色花儿竟相绽放。鸟儿们嘁嘁喳喳,这边枝头蹦过去,那边丫杈跳过来,你追我赶闹着玩,看样子像是调情,说的全是鸟语,人反正是听不懂。坡地里,麦苗开始返青,挺直腰身正借着回暖的地气蹭蹭往季节深处里长。最惹眼的当数那些油菜花,金黄金黄,这儿一簇,那儿一片,把富贵的色彩铺张得满处都是。蜂虫撵上好天气,赶大集似的纷纷扑向花丛,扎进去久久出不来,想必是醉卧其中了。

      才下过几场雨。山脚下,瘦了一冬的河床让春水盈满,绸缎一样铺展在城市边沿,留恋似的不舍离去。急慌慌赶路的永远只有火车。站在方顶山观景台往下看,列车像一队毛毛虫自东边逶迤而来,扎得钢轨哐啷响,驶近隧道口,很是憋足劲儿嘶鸣一声,然后“哧溜”钻进洞子。感觉里,那隧道就是一张豁嘴,把火车囫囵吞进去,再从三江口那边吐出来——水面上有座铁架桥,火车过,汽车也过。

      隔不久,又有火车从山那边驶入隧道。这边车未现身,脚下先有震颤,如妊妇七月的胎动,继而听到呻吟,火车一节一节从隧道口分娩。于是,立在观景台的人想必会有阵痛感。

      前些日子,才下过一连串春雨。天刚出晴,空气里少有粉尘和杂质,被洗过的大地、天空干净得让人心动。这样的季节,当然最适合春游了。尤其是那些正在谈情说爱的年轻人,谁都不愿错过。

      这个周末,果真有对年轻人越过隧道口前面的铁路,循着旁边的缓坡往上爬。坡地里种满橘树,一条窄窄的水泥路在橘园里探头探脑向上延伸,直达观景台。生活在小城里的人都知道,这是县城的制高点,站在方顶山上,可以鸟瞰城区全貌。据说,当年小日本攻占县城最先抢占这里,据险设置炮台,轻易轰跑驻防国军,控制住整座县城。罢了,那些糟心事不赘。如今,这里优越的位置成全了那些爱好拍摄风光片的人。不过,搞摄影的人一般会选择在晨曦或黄昏夕照里来这里取景抓拍,这会儿不会来和恋人们争地盘。这对年轻人看上去像一对恋人——至少,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,他们就是一对恋人。按常识性猜想,只有恋人才会成双结对地公开出游。如果是情人,他俩怎么着也得掩人耳目,私奔到别处享受甜蜜——县城太小,随处都会碰到熟人,那怎好意思呢?可是,你错了。往后的事不好说,至少,他俩暂时还真不是恋人关系——男人即使单方面有这意思,但这要看以后的发展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次郊游。

      男人叫鲁天佑,胳膊长腿长,连带着脖颈也长,理着精致的小平头,精神气旺足。他手上带着钏子,据说是去嵩山旅游时请少林寺一位得道高僧开过光的佛珠,能保佑他诸事如意(自然也包括爱情),别人出多少钱都不定弄得到手。女孩呢,身材生得婉约,动不动就笑,像一只铃铛走一路响一路。她右手腕缠一方手帕,想必是用来擦汗的,脚下的半高跟,走坡路有些不稳桩,又要防备鲁天佑趁机搭手扶她,两只手就一直摆开着行走,像鸟儿展开的两翼保持着身子平衡。稍有闪失,她的笑声马上就切换成尖叫,惊得路边草丛里的虫子活蹦乱跳,连旁边橘树中的鸟儿也莫名其妙地惊飞。相较而言,鲁天佑对这次出游似乎准备得充分一些,一件白底黑条纹的T恤看上去质地不错, 立领配上他那长脖颈正合适。下面穿一条米黄色休闲裤,裤脚收的稍微紧点,这身衣服如果配一双皮鞋真是没说的。可是,他脚上却穿了双新买的骆驼牌登山鞋。这些都无所谓,重要的是他手里还拎着一个包,看上去不重,但里面肯定有内容——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春游,对鲁天佑来说,意义可不一般。他哪想到会乐极生悲有一场伤害正在前面等着他呢?

      走前面的女孩立住了。她回过身来,对鲁天佑说,我们去哪儿?

      鲁天佑说,去上次那儿,马上就到了。

      女孩当然知道上次那儿是哪儿,停了片刻,她强调一句,说好了,这是最后一次。

      鲁天佑说,我不是已经答应过你吗?你这话至少说了五遍。

      女孩说,你上次不也说是最后一次?怎么又约我?对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来说,五遍算什么?五十遍都不多。

      鲁天佑嘿嘿笑,对女孩的抢白无可辩驳。他仰着脖子往上看,女孩的脸很生动,许是走路热的,她两边脸颊上泛起胭脂红,圆而肉感的小鼻子喷着热气,一只手当扇子在面前扰来扰去。从他的角度看,女孩的胸部山是山水是水,轮廓分明,裙裤裹着的腿饱满而修长,散发出撩人的青春气息。鲁天佑想,如果摆在眼前的是一只苹果,他会不顾一切地吃了她。可惜,她不是一只苹果或别的什么水果,她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儿,已经名花有主。要想拿下她,没耐心不行。而且,他都试探过好几回了,对这样的女孩来说,光使钱不管用,还得耐着性子磨,冷水泡茶慢慢浓地那么熬她,枯藤缠死大树地那么箍她,滴水穿石般的那么破她。鲁天佑就不信自己精诚所至锲而不舍不能赢得女孩的芳心,把她从那个小警察手里夺过来。

      ——警察算个吊!

      女孩叫颜如妙。

      说起来,鲁天佑能和颜如妙认识真还得感谢那个姓师的小警察。师警察和鲁天佑住同一个小区,师警察住三栋,鲁天佑往后退两排,是五栋。鲁天佑是因为一场赌局和师警察发生交集的。那次,师警察接到举报,带人去宾馆抓了鲁天佑哥们的现场。鲁天佑他们干得挺大,警察当场收缴赌资五万多元。当然,这对鲁天佑来说是常事,除非他们不凑桌。师警察将鲁天佑他们带回队里,还没开始记材料,队长就接到说情电话,要求放人。说情的人来头很大,要不然,队长不会这么便宜他们。师警察也不便多计较——同住一个小区,他一直都不知道会有一个年轻的地产商和自己做邻居,怎么说也算缘分。治安处罚是免掉,但收缴的赌资一分没退——这应该是出面说情的某位“大神”在电话里跟队长谈好的结果。师警察不知道鲁天佑会不会怪他,反正他的人情是送在明处,鲁天佑硬要错怪人也没办法,吃警察这碗饭受冤枉遭误解是常事。事实上,鲁天佑从那一刻起就把这个邻居小警察铭刻在心里了,以至于第一眼发现师警察送颜如妙出小区,他就生出一个颇具挑战性的想法——他身边真的不缺女孩,他的初衷只想玩玩。

      ——那个傍晚,鲁天佑开着自己的奥迪A4从小区大门口进来,恰好碰上师警察送颜如妙出小区。鲁天佑并没下车,他把车掉过头,透过车窗静静观察,发现师警察把颜如妙送到门口马路边后折回去,颜如妙远远地在和师警察依依挥手。

      颜如妙回过身来的时候,鲁天佑的车已经停在身边。车窗卧下来,鲁天佑说,美女要去哪儿?

      颜如妙已经习惯了男人对她的讨好和殷勤,并没急着回答,而是回他一个应景的微笑。她在心里说,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啊,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?

      鲁天佑对颜如妙的矜持一点也不介意。他说,我去东城,顺路的话让我当一回护花使者?

      颜如妙恰好住东城,但她不会这么随便就承人家的情——她是有男朋友的人。她说,谢谢你,我坐公交。她把目光投向西头的远处,马路上一片寂寥。

      喂,鲁天佑摇着手机说,公交都收班了,你没赶上趟。

      那我就等的士吧。颜如妙的话等于告诉鲁天佑,她是住在东城,只是不想上他的车。鲁天佑如果识趣的话,就不要再纠缠她,应该趁早把车开走。

      鲁天佑没走——在漂亮女孩面前,一个男人如果有想法,会显得很耐心。他说,这会儿的士车不会来的,街面整修,前面道路早挖得稀烂,过来得绕北线。

      可不是吗?北线等于绕到城郊去了,出租车跑起来很不合算。颜如妙差点把这个情况忽略,要不是鲁天佑提醒,她会一直在这儿傻等下去。她一时情急,说出的话有点失颜面,你绕北线去东城吗?

      鲁天佑知道有戏,话里就开始拿架子。你运气真好,还不上车,机遇会稍纵即逝的。说话的同时,副驾驶座的车门已经洞开。

      要说,鲁天佑的行为还算得体,至少不会让一个陌生女孩感到生厌。颜如妙不再忸怩,她就势坐上车,说,我按出租车付费,平时到我们那儿十五元,你要绕,我加五元。

      那你最好下车。鲁天佑说,我没有出租的习惯。

      颜如妙没下车。她的话显得有些怼。问题是,本小姐也没有沾便宜的习惯呀。

      这样吧,鲁天佑就手从驾驶台上取一张名片递过去,以后,如果能听到美女的一次电话,我这趟助人为乐也算值了,怎么样?

      颜如妙在把名片收进坤包的同时,礼节性地扫了一眼。她其实什么也没看——如果不是出于起码的礼貌,她会马上找一只垃圾桶扔进去的。她说,对不住大哥,可能会让你失望。一般情况下,我不会给仅有一面之交的异性打电话。

      那可不一定。鲁天佑说,这要看那人是谁,有没有继续交往下去的必要。

      颜如妙说,你还挺自信的。

      比如说,鲁天佑扭头看了看颜如妙,你和你的朋友想要买房子就可以找我。

      颜如妙这才知道眼前这位是房产开发商。她随口问,优惠一定不少吧?

      这要看情况。鲁天佑笑笑,如果是你亲自买房,我初步决定,七折。不过,仅限一套。

      “初步决定?怎么理解?”

      就是说,这是起码的优惠,如果……我的意思是说,如果你愿意,我还可以优惠更多,甚至白送你一套也是可以的……

      颜如妙说,你还是注意红灯吧,别让它抄了牌。

      那次坐鲁天佑的顺风车,好像只说了这些话,准确说,是颜如妙只记住了这些话。不,她还记住了关键的那句。最后下车的时候,鲁天佑对道谢离开的颜如妙说,美女,我忘了告诉你一个秘密?

      秘密?颜如妙有点好奇。她后来听到的“秘密”是:我还没谈女朋友……

      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 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
      版权所有: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  京ICP备13023173--1号

      1396彩票app
      <th id="vphax"></th>

      1. <button id="vphax"><acronym id="vphax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<tbody id="vphax"></tbody>
        忻州 | 台山 | 莆田 | 永新 | 阳江 | 馆陶 | 大庆 | 临猗 | 通辽 | 包头 | 灌南 | 临猗 | 鄂尔多斯 | 马鞍山 | 屯昌 | 榆林 | 临汾 | 阿拉尔 | 惠东 | 延安 | 浙江杭州 | 灌南 | 杞县 | 邹平 | 潜江 | 来宾 | 库尔勒 | 临夏 | 禹州 | 和县 | 乳山 | 承德 | 鸡西 | 秦皇岛 | 保定 | 天门 | 和田 | 宣城 | 永州 | 包头 | 天水 | 桐城 | 宜春 | 大连 | 鸡西 | 伊犁 | 丹东 | 宜春 | 正定 | 塔城 | 十堰 | 芜湖 | 安岳 | 博尔塔拉 | 石狮 | 焦作 | 乌海 | 株洲 | 潜江 | 乌兰察布 | 石嘴山 | 鄢陵 | 宝鸡 | 江西南昌 | 牡丹江 | 黔西南 | 泰州 | 商洛 | 广饶 | 来宾 | 金坛 | 海丰 | 锡林郭勒 | 东营 | 鹤壁 | 日照 | 鹤岗 | 潮州 | 牡丹江 | 扬中 | 长兴 | 万宁 | 桐乡 | 德阳 | 绵阳 | 益阳 | 阿勒泰 | 安岳 | 陇南 | 桂林 | 三亚 | 三沙 | 五家渠 | 开封 | 钦州 | 长治 | 宁德 | 鞍山 | 湘西 | 葫芦岛 | 云南昆明 | 赵县 | 西双版纳 | 曲靖 | 邳州 | 文昌 | 咸阳 | 宜宾 | 伊犁 | 眉山 | 广西南宁 | 忻州 | 牡丹江 | 正定 | 图木舒克 | 赣州 | 临汾 | 忻州 | 台山 | 怀化 | 雅安 | 黔西南 | 宝鸡 | 佛山 | 邹城 | 许昌 | 巴彦淖尔市 | 阜新 | 盘锦 | 大兴安岭 | 随州 | 东海 | 迁安市 | 济源 | 公主岭 | 聊城 | 揭阳 | 海拉尔 | 鄂尔多斯 | 苍南 | 日土 | 贺州 | 临沂 | 南京 | 临海 | 淮南 | 毕节 | 湖北武汉 | 屯昌 | 来宾 | 吉安 | 济宁 | 阳江 | 朝阳 | 高雄 | 甘南 | 海南 | 海东 | 漳州 | 偃师 | 五指山 | 黄石 | 启东 | 亳州 | 石嘴山 | 潜江 | 晋江 | 邵阳 | 燕郊 | 阿克苏 | 库尔勒 | 酒泉 | 三亚 | 景德镇 | 北海 | 鸡西 | 日喀则 | 诸城 | 青海西宁 | 巴彦淖尔市 | 张掖 | 柳州 | 凉山 | 赤峰 | 玉林 | 防城港 | 大庆 | 灌云 | 慈溪 | 济南 | 黄南 | 那曲 | 阜新 | 葫芦岛 | 绵阳 | 宁德 | 神木 | 甘肃兰州 | 陵水 | 临汾 | 六盘水 | 巴彦淖尔市 | 青海西宁 | 三门峡 | 济南 | 临猗 | 中山 | 德州 | 邯郸 | 锡林郭勒 | 沭阳 | 仙桃 | 高密 | 三亚 | 东营 | 惠东 | 衡水 | 宁波 | 那曲 | 庆阳 | 嘉善 | 酒泉 | 淮北 | 靖江 | 万宁 | 平潭 | 钦州 | 晋中 | 鹰潭 | 儋州 | 开封 | 馆陶 | 明港 | 衡阳 | 扬中 | 甘孜 | 文昌 | 长葛 | 章丘 | 张掖 | 温州 | 防城港 | 邢台 | 晋城 | 淮北 | 双鸭山 | 鄂尔多斯 | 云南昆明 | 宁夏银川 | 黄南 | 新乡 | 三沙 | 绵阳 | 迁安市 | 绵阳 | 三沙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迁安市 | 金坛 | 牡丹江 | 陵水 | 白城 | 如皋 | 滁州 | 湖州 | 南安 | 临海 | 明港 | 韶关 | 楚雄 | 德州 | 德清 | 兴安盟 | 赣州 | 霍邱 | 遵义 | 海东 | 株洲 | 秦皇岛 | 东莞 | 景德镇 | 娄底 | 项城 | 大连 | 延边 | 益阳 | 高雄 | 中卫 | 楚雄 | 广汉 | 平凉 | 淮北 | 赣州 | 营口 | 吉林长春 | 济南 | 漯河 | 琼中 | 镇江 | 漯河 | 辽源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博罗 | 吉林 | 廊坊 | 平潭 | 广元 | 鹤岗 | 汕尾 | 广汉 | 黑河 | 莆田 | 攀枝花 | 阿拉尔 | 晋城 | 南阳 | 台湾台湾 | 河源 | 南平 | 喀什 | 襄阳 | 榆林 | 文山 | 内江 | 许昌 | 迁安市 | 巴中 | 汕尾 | 和田 | 惠州 | 无锡 | 抚顺 | 肥城 | 黔东南 | 吴忠 | 鞍山 | 铜仁 | 海门 | 灌南 | 天长 | 阿勒泰 | 南京 | 迪庆 | 海北 | 厦门 | 武安 | 衡阳 | 惠东 | 毕节 | 灵宝 | 武威 | 新余 | 盐城 | 娄底 | 济源 | 象山 | 池州 | 湘西 | 陵水 | 昌都 | 舟山 | 三沙 | 鹰潭 | 广元 | 吉林长春 | 金坛 | 海门 | 德宏 | 万宁 | 商洛 | 盘锦 | 湘潭 | 商洛 | 武安 | 岳阳 | 福建福州 | 文昌 | 龙口 | 楚雄 | 和县 | 长葛 | 孝感 | 威海 | 山南 | 天长 | 临夏 | 鸡西 | 普洱 | 马鞍山 | 河源 | 临沧 | 曹县 | 蚌埠 | 南安 | 昌吉 | 铁岭 | 梧州 | 甘孜 | 辽阳 | 永康 | 如东 | 平凉 | 白城 | 济南 | 南充 | 贺州 | 咸阳 | 包头 | 安阳 | 淮北 | 扬州 | 安吉 | 馆陶 | 韶关 | 雄安新区 | 通化 | 日照 | 巴彦淖尔市 | 泰州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张家界 | 甘南 | 招远 | 邢台 | 云南昆明 | 遵义 | 巴彦淖尔市 | 瑞安 | 延边 | 福建福州 | 玉溪 | 伊犁 | 江苏苏州 | 任丘 | 台南 | 瓦房店 | 信阳 | 和县 | 乌兰察布 | 汉中 | 嘉兴 | 乌兰察布 | 佛山 | 醴陵 | 包头 | 四平 | 改则 | 汝州 | 沧州 | 安康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单县 | 遵义 | 衢州 | 靖江 | 韶关 | 济宁 | 湖北武汉 | 凉山 | 四平 | 山东青岛 | 鹤壁 | 海门 | 台南 | 黔南 | 西藏拉萨 | 济源 | 南充 | 灌南 | 霍邱 | 台山 | 吴忠 | 海东 | 汕尾 | 阜新 | 灌云 | 泗洪 | 湖北武汉 | 吐鲁番 | 三门峡 | 荆州 | 邹平 | 池州 | 扬州 | 高雄 | 福建福州 | 长兴 | 固原 | 白沙 | 东营 | 伊犁 | 安庆 | 柳州 | 青海西宁 | 滁州 | 文昌 | 安顺 | 日照 | 单县 | 海南 | 丹阳 | 安吉 | 涿州 | 灌南 | 玉树 | 吉林 | 沛县 | 赣州 | 宜昌 | 哈密 | 宁波 | 丹东 | 汉川 | 濮阳 | 阿拉善盟 | 保定 | 深圳 | 阿勒泰 | 灌南 | 义乌 | 抚顺 | 柳州 | 宝鸡 | 内江 | 孝感 | 常州 | 琼中 | 青州 | 东方 | 厦门 | 衢州 | 十堰 | 日土 | 迁安市 | 新疆乌鲁木齐 | 焦作 | 吴忠 | 莆田 | 白城 | 宿州 | 齐齐哈尔 | 泰州 | 西藏拉萨 | 盘锦 | 安徽合肥 | 枣阳 | 广元 | 白沙 | 贺州 | 达州 | 三亚 | 喀什 | 上饶 | 江西南昌 | 广安 | 巴彦淖尔市 | 瓦房店 | 永州 | 云浮 | 天长 | 大庆 | 威海 | 甘孜 | 锦州 | 青海西宁 | 芜湖 | 铜陵 | 沛县 | 普洱 | 海南 | 莱芜 | 金坛 | 海南 | 神农架 | 黑河 | 肇庆 | 梅州 | 文昌 | 兴化 | 潜江 | 日土 | 九江 | 昭通 | 牡丹江 | 怒江 | 醴陵 | 陕西西安 | 儋州 | 朔州 | 恩施 | 承德 | 湘潭 | 三河 | 馆陶 | 宁夏银川 | 辽阳 | 海北 | 崇左 | 陇南 | 六安 | 吉林长春 | 温岭 | 吐鲁番 | 巢湖 | 河源 | 舟山 | 德宏 | 四平 | 大庆 | 济源 | 茂名 | 鄂尔多斯 | 枣阳 | 儋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偃师 | 绵阳 | 永康 | 苍南 | 烟台 | 连云港 | 陇南 | 南通 | 白沙 | 莱芜 | 迁安市 | 南平 | 莱州 | 攀枝花 | 克孜勒苏 | 东海 | 中卫 | 东方 | 青州 | 曲靖 | 荣成 | 日土 | 赵县 | 定安 | 南通 | 清远 | 信阳 | 泗阳 | 霍邱 | 梧州 | 铁岭 | 红河 | 牡丹江 | 长垣 | 泰安 | 武安 | 四平 | 四川成都 | 松原 | 赤峰 | 泉州 | 青州 | 明港 | 崇左 | 鄂州 | 日喀则 | 新余 | 安顺 | 阳春 | 大同 | 单县 | 河南郑州 | 巴音郭楞 | 三门峡 | 株洲 | 德清 | 滨州 | 徐州 | 正定 | 贵州贵阳 | 巴音郭楞 | 东方 | 宝鸡 | 伊犁 | 三亚 | 恩施 | 乌兰察布 | 凉山 | 无锡 | 绥化 | 亳州 | 禹州 | 南通 | 宝鸡 | 岳阳 | 海拉尔 | 滁州 | 龙口 | 阳春 | 朔州 | 包头 | 广饶 | 莱芜 | 大丰 | 庆阳 | 日土 | 大丰 | 东莞 | 泰安 | 安庆 | 葫芦岛 | 石嘴山 | 三亚 | 湘西 | 延安 | 项城 | 安阳 | 张北 | 临沧 | 崇左 | 宜都 | 宜昌 | 信阳 | 吕梁 | 佳木斯 | 石狮 | 荆州 | 庆阳 | 商丘 | 绵阳 | 黔南 | 海拉尔 | 苍南 | 文山 | 扬州 | 迪庆 | 五家渠 | 临夏 | 包头 | 永新 | 抚州 | 文山 | 扬州 | 嘉峪关 | 常州 | 百色 | 惠州 | 白银 | 儋州 | 淮南 | 清徐 | 韶关 | 金昌 | 文昌 | 盘锦 | 扬州 | 平潭 | 邳州 | 盐城 | 博尔塔拉 | 湛江 | 宁波 | 昆山 | 松原 | 大连 | 临猗 | 朔州 | 临汾 | 东海 | 商洛 | 随州 | 阜新 | 廊坊 | 铜仁 | 铜川 | 双鸭山 | 宜宾 | 海北 | 迁安市 | 惠东 | 朔州 | 陕西西安 | 海拉尔 | 丹阳 | 石河子 | 丽水 | 龙岩 | 沛县 | 亳州 | 宜都 | 鄂尔多斯 | 新乡 | 东莞 | 定安 | 深圳 | 吕梁 | 三明 | 东莞 | 昭通 | 乐清 | 浙江杭州 | 滁州 | 滕州 | 信阳 | 大同 | 保亭 | 香港香港 | 新泰 | 枣阳 | 玉溪 | 崇左 | 无锡 | 铁岭 | 泰安 | 昌吉 | 常德 | 改则 | 灌云 | 九江 | 清徐 | 毕节 | 安徽合肥 | 简阳 | 海安 | 赵县 | 阿拉尔 | 燕郊 | 菏泽 | 白山 | 宜春 | 天水 | 崇左 | 潍坊 | 台南 | 长垣 | 莆田 | 洛阳 | 榆林 | 青海西宁 | 神农架 | 嘉善 | 山东青岛 | 山西太原 | 象山 | 五指山 | 安庆 | 湛江 | 金坛 | 台北 | 泰州 | 张北 | 昆山 | 白城 | 酒泉 | 大同 | 安岳 | 宁波 | 石嘴山 | 庄河 | 南阳 | 海南海口 | 吕梁 | 包头 | 儋州 | 来宾 | 晋城 | 铜仁 | 保亭 | 洛阳 | 昌都 | 保定 | 永康 | 金坛 | 松原 | 随州 | 招远 | 上饶 | 喀什 | 晋江 | 连云港 | 怒江 | 桂林 | 曲靖 | 桓台 | 日照 | 长葛 | 辽宁沈阳 | 连云港 | 洛阳 | 宜都 | 潍坊 | 上饶 | 屯昌 | 桐乡 | 崇左 | 漯河 | 眉山 | 昭通 | 宜都 | 大理 | 鄂尔多斯 | 朝阳 | 宁波 | 无锡 | 揭阳 | 齐齐哈尔 | 酒泉 | 宜昌 | 淮安 | 昭通 | 唐山 | 崇左 | 启东 | 黄南 | 改则 | 建湖 | 石河子 | 延边 | 屯昌 | 陕西西安 | 大丰 | 晋城 | 仁寿 | 双鸭山 | 红河 | 洛阳 | 忻州 | 醴陵 | 永新 | 凉山 | 汕尾 | 泗阳 | 明港 | 资阳 | 黑河 | 仙桃 | 毕节 | 天长 | 锦州 | 朝阳 | 庄河 | 辽源 | 景德镇 | 巢湖 | 丽江 | 吉林长春 | 曹县 | 绥化 | 鹤岗 | 孝感 | 儋州 | 赵县 | 临沧 | 寿光 | 眉山 | 项城 | 溧阳 | 徐州 | 汉川 | 黄山 | 贺州 | 迪庆 | 河池 | 海东 | 张掖 | 新沂 | 泗阳 | 江门 | 宿迁 | 惠州 | 马鞍山 | 兴安盟 | 基隆 | 苍南 | 邹平 | 济宁 | 南阳 | 海丰 | 五指山 | 遵义 | 宁国 | 阜阳 | 金华 | 铜陵 | 晋江 | 景德镇 | 博罗 | 肥城 | 常德 | 衡水 | 遵义 | 东阳 | 库尔勒 | 朝阳 | 诸暨 | 运城 | 嘉善 | 醴陵 | 钦州 | 图木舒克 | 亳州 | 泰兴 | 琼海 | 达州 | 铜陵 | 钦州 | 新余 | 广西南宁 | 驻马店 | 湘西 | 松原 | 滁州 | 鹰潭 | 唐山 | 衡阳 | 白沙 | 温州 | 海安 | 江西南昌 | 阿拉尔 | 贺州 | 周口 | 安顺 | 丽水 | 白山 | 淄博 | 洛阳 | 泰州 | 天水 | 扬州 | 清远 | 邢台 | 阿拉尔 | 高雄 | 新乡 | 四平 | 驻马店 | 铁岭 | 阿拉尔 | 阿拉善盟 | 黔东南 | 平顶山 | 亳州 | 项城 | 鞍山 | 镇江 | 铜川 | 南京 | 滨州 | 仁寿 | 玉林 | 黑河 | 香港香港 | 甘南 | 曹县 | 濮阳 | 鸡西 | 吴忠 | 襄阳 | 亳州 | 三明 | 琼海 | 唐山 | 曲靖 | 茂名 | 库尔勒 | 安庆 | 日喀则 | 泰安 | 齐齐哈尔 | 阿拉尔 | 聊城 | 莆田 | 阿坝 | 乐清 | 张掖 | 图木舒克 | 白沙 | 台湾台湾 | 黔西南 | 山东青岛 | 嘉兴 | 高雄 | 汉川 | 包头 |